导航菜单

陆熔喷布价格崩跌 低档布从180万元掉剩8千元「机器只能当废铁卖」-世界上最长的指甲

大陆国家卫健委官媒《健康时报》采访了一位湖南口罩生产企业负责人,他透露,4月之前,不论什么质量水平熔喷布都可以卖到40万以上,最疯狂的时候,市场上的熔喷布「一小时一个价」,但现在已今非昔比,出口的口罩对质量要求更加严格,海关的审查也十分严格,小厂的生存空间基本没有了。

就在价格最高点的时刻,大陆官方开始严抓熔喷布品质,扬中市官方也于4月15日突然要求所有熔喷布生产经营企业全面停产整顿。老板娘透露,当时整个扬中据说有5千台机器,很多人都跑到其它省市生产,还有的躲到山里面,她自己有酒店要经营,走不开,所以把机器用15万元卖了。

《证券时报》访问了一名江苏扬中市的酒店老板娘,她表示,熔喷布市场最疯狂的时刻,外地人不断来扬中市找货,酒店天天都爆满,她见有商机,也找了几个朋友合夥,购买6台生产熔喷布的机器,「我们买的是产能最小的45机,以前一台才1万元,我们买的时候是3万元,3天后拿货涨到6万元,只好加价买下来,因为你不买,马上有别人抢着要。」

较晚进场,购买了二手机器的马先生则说,他跟朋友前后投入200多万元,但一直生产不出熔喷布,后来勉强生产出来了,国家正好开始严抓品质,「我们生产出来的都是『烂布』,都不合格,都烂在手里了。」

陆熔喷布价格崩跌 低档布从180万元掉剩8千元「机器只能当废铁卖」

还有一名企业负责人说,他直到监管部门来查,才知道熔喷布还有分90级、95级区别,「现在90级以下的三无产品,已基本没有市场,80级以下的只能当作角料来卖,几千元就能买到。」

疫情受控后,扬中的熔喷布市场逐渐冷清,价格也降到每吨20万元,不过武汉一解封,价格又突然飙涨,老板娘提到,「4月8日武汉解封后,镇上突然来了上百个湖北人,那时就开始抢布了,每吨价格从20万到25万,接着就是28万、33万、35万,后来一下子就涨了40万!」

老板娘指出,她算是赶上了好时候,熔喷布生产出来时,每吨能卖到35万元,20天里面,机器共运转了10天,就赚了20万元,但她并不满意,「跟别人比起来,赚得太少了,朋友里面有人赚了几百万,还有上千万的!」

▲熔喷布是口罩的制造原料,在疫情初期价格狂飙。(图/ 路透社,下同。)

老板娘表示,因为政府突然喊停,所以亏钱的人很多,最高卖到45万元的熔喷布,一下子跌到2千元,机器现在一台1万元也没人要,就跟垃圾一样,只能当成废铁卖。

马先生坦言,他到现在还在调试机器,熔喷布的质量也正在提升,「生产口罩肯定是不合格,只能勉强用来做尿布,每吨只能卖到1万元左右,基本上是亏钱的。」

熔喷布用料有25g和50g之分,过滤效率有92%、95%和99%等几个档位,就是平时所说的90级、95级和99级,分别代表可以过滤90%、95%和99%的非油性颗粒物。

根据扬中市市场监管局4月10日的抽查资料显示,当地8家熔喷布企业中,只有3家企业的产品,细菌过滤效率符合95%以上的标准,过滤效率最差的仅有39.4%。

记者蔡绍坚/综合报导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,口罩成为重要物资,也令口罩原料「熔喷布」疯狂涨价。不过,陆媒《证券时报》近日报导,随着疫情趋缓,各地产能陆续跟进,以及官方严格取缔低品质产品下,大陆低档熔喷布的价格已从巅峰的每吨45万元(约188万元新台币)暴跌至2千元(约8千元新台币),高档熔喷布也在短短6天内从每吨65万元(约272万元新台币)暴跌至每吨40万元(约167万元新台币)。

《21世纪经济报导》指出,在这波熔喷布的暴利热潮中,有业内人士透露,只有10%的人赚钱了,90%都在亏损,赔了几百万的大有人在。

除了低档布的价格崩盘外,高档布的情况也不乐观,据大陆塑化行业综合服务商「找塑料」在熔喷布对接平台的价格统计显示,99级熔喷布已从5月16日的65万元/吨,跌至5月22日的40万元/吨,短短6天价格暴降25万元 (约104万元新台币)。